欢迎光临保定盛安精神病康复医院官方网站!保定精神病医院主要治疗病症:躁狂病、抑郁症、精神分裂症、癫痫、失眠多梦
0312-8502569
13831201050
保定盛安精神病康复医院
您的位置:主页>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保定盛安精神病康复医院

地址:保定市徐水漕河北常保路东100米路南
手机:13831201050

咨询热线0312-8502569

为了不嫁给官二代,她假装成得了精神病,官二代:我就喜欢精神病

发布时间:2021-2-16 13:37:24人气:

“少爷,少奶奶已经在娘家呆了3个月了。”

“嗯,她肯嫁了吗?”

“不肯,她已经得神经病了。”

“那我也娶!”

的事情。为了不嫁给官二代,她假装成得了精神病,官二代说,我就喜欢精神病。只是同那些言情小说不一样的是,这个故事直到最后也没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那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真的是痴情官二代强娶平民女吗?

嫡女下嫁庶子

官二代叫袁克玖,他倒没什么名气。可是他的父亲却是大名鼎鼎的袁世凯。“我爸是袁世凯!”这句话放出去可比李刚强多了。

而“她”却不是什么善茬,名叫黎绍芳。这个名字看着,好像也没什么名气。其实她也有一位了不起的父亲,大都督黎元洪。

照理说,这场婚姻门当户对,应该是才子佳人,千里姻缘一线牵,谁看了都会说声百年好合的水平。但是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个巨大的错误。

袁克玖是袁世凯的第五房姨太太杨氏之子,而袁绍芳则是黎元洪的嫡妻吴君敬的次女。在现在看来嫡庶是没什么分别了。可是在当时,庶子娶嫡女是绝对的高攀了,况且袁世凯是民国大总统不错,他黎元洪也是个民国大总统,谁也不输给谁。这么场看似势均力敌又完全不同的婚姻,也许就是这场婚姻悲剧的一个错误。而根源则是从这场婚姻被定下开始的。

最初这场婚姻来自于袁世凯和黎元洪的政治博弈。

想当年辛亥革命完了,大清被推翻了,手握雄兵的袁世凯也把孙中山挤了下来,势力如日中天的他觉得自己好不容易能称霸中原了,可偏偏湖北一地还有个黎元洪,说得好是个藩王,说得不好是割据。为了尽快将自己的势力渗透进中部,袁世凯想方设法将黎元洪“诓”到了京城,把酒言欢中安插自己的亲信段祺瑞去做了湖北大都督,可是这样一来,等于是清理了黎元洪的山头,虽然黎元洪人在京城看着天天寻欢作乐的,但是心里没有点疙瘩,那也是不可能的。

手段老辣的袁世凯当然有自己的妙招拉拢现在心里不大舒服的黎元洪,他专门设了一场盛宴招待了黎元洪,葡萄美酒夜光杯,并在酒桌上提出来两家结为姻亲,意思是从今以后,咱们成了亲戚,那你的我的还有啥分别?面对老袁的如此盛情款待,黎元洪也不是什么正直的当权人,就这样,酒过三巡后,还带着醉意的两人当场拍板:就此结为儿女亲家,袁世凯的九儿子袁克玖娶黎元洪的次女黎绍芳为妻。

而那个时候,黎绍芳才八岁。

婚姻从来都不应该是什么玩物,只是人们总一厢情愿的以为联姻就能让大家成为一家人。历史上一家人反目的情况还少吗?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和李渊亲父子都能反目,更何况是和他们是亲家的隋朝呢?该反目的时候,一个都不会少,也不会跑。靠虚无的姻亲关系又能有什么作用呢?不过是害了无辜的不通世事的人罢了。

千金最终疯魔

性格刚烈的黎绍芳冰雪聪明,听到要和一个素未谋面的人订婚,黎绍芳任凭父亲怎么样劝哄也不肯嫁,还想了个损招,“登报说自己有精神病。”袁家想了想,这算怎么回事儿啊,这可不成啊,到手的鸭子不能让她就这么飞了啊,便也让袁克玖登报宣布“你黎绍芳就算是精神病,我也娶”。这一下子就抓住了看报的八卦民众那颗蠢蠢欲动的心,谁不爱看痴情官二代追爱的戏码呢?这把黎绍芳气得不行,可是也没有什么用了,仅凭黎绍芳的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取消。

1914年,年仅8岁的黎绍芳与11岁的袁克玖订婚了。1916年,袁世凯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欲望称帝了,这样开历史的倒车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声讨,不久即宣布退位,自己也因为气急攻心狼狈病逝。

袁克玖也被送到了美国,黎绍芳原以为事情都已经这样了,自己再也不会嫁给那个声称“你是精神病,我也娶”的男人了。黎绍芳还就读了南开大学,那时也是“新女性”,根本不可能同意这样的订婚。可问题就出在了当初哄着她订婚,还说到时候咱们取消的父亲身上,黎元洪好面子,生怕他人笑话他势力,怎么也不肯取消婚约。哪怕黎绍芳也遇到了不错的人,他也不肯放女儿嫁,硬生生耽误了貌美如花的女儿的个人幸福。

袁克玖回国,他便提起旧事想把女儿嫁给他,可是落魄成这样的袁克玖,黎绍芳看了更不肯嫁了。就这样,两家的婚事也一拖再拖,直到1934年,已然28岁的黎绍芳才被迫履行当年黎元洪和袁世凯定下的婚约,嫁入了袁家。

政治联姻,两人根本没有多少感情,况且她本就看不上袁克玖。于是过门后,夫妻感情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这样的环境下黎绍芳的精神压力越来越大,这使得郁郁寡欢的黎绍芳不久即真的患上了精神病,可谓是一语成谶。甚至随着病情的加重,黎绍芳最终被送入了精神病院调养。

1945年4月15日,时年39岁的黎绍芳还在抑郁中,她依旧无法接受自己要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嫁给这样一个自己看不上的男人的现实,而最后孤零零地撒手人寰。可彼时,那时说好不会嫌弃她精神病的丈夫袁克玖早已另娶新欢了,和自己的小妾双宿双飞了。

一段没有爱情的政治婚姻,就这样被堙没在了民国的历史中,无人问津。

那些好的,坏的,说过的话,许下的诺言,没有一句是真的。求人不如求己,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自己先去找一条出路,总比要在悲伤中死去的要好。那些话有什么可相信的呢?不过是一句句随口说说而已,上帝终究只救自救之人。说过的甜言蜜语是不该当真的,再甜,也不过只是一时糊一糊耳朵。不知道为什么,人们却还是会去相信。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有理也无理,话听一听,也就算了。


推荐资讯

13831201050